2012年1月

疯狂的两天一夜。

昨天在班长的“威胁”下,屁颠屁颠的从老家东郊驾车上了文城县城。听说是要小聚小聚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不亦乐乎。

到达县城后发现有些被忽悠的感觉,因为计划跟执行的不一样。说是要去阿鼎家拜年,也就是区区四个人,我、阿曜、阿宁、星辰,另外大佑驾车阿明护法随着班长去班长外家拜年去了,虽然有点乱了阵脚,但惊讶的还是在后头。在阿鼎,钟老师他“老人家”中小闹了之后,我们大家在酒吧相聚了。没想到高中的男同学能来的几乎都来了。在大家兴致的驱使下,班长临时决定第二天也就是今天转战他家–东郊拜年。班长的“命令”谁敢不听呢。大家伙当然是同意了。之后,我们大家就一起唱歌喝酒疯狂的hight到了凌晨四点钟…

每个故事中的曲折、插曲才是最有意思,最有印象的。所以那晚也没例外,小小的插曲乱了班长的计划,乱了所有人的阵脚。由于不能确定所有人数,房间分配也出现了变数,在中途“惊现”的三人组中(不点名批评了)强行占有了其中的一间房间,直接导致了八个人流落街头。由于正值初上,县城的宾馆酒店全部客满。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决定酒后驾车奔向东郊,沿途寻找能落脚的宾馆酒店。

(自领取驾照之后的第二次酒后驾车,不过这次的感觉不跟第一次那么良好,因为那晚喝得实在是太多了,虽然没有感觉到头重脚轻,但是很明显的知道头在隐隐作痛)

在黑夜的包裹中,两辆汽车从路途狂奔东郊方向,两个驾驶员满身酒气,车上的乘客也都是七横八竖的在车厢里暂时安歇了,在安全以及睡眠的驱使下,咱在沿途中不停地上下车寻找着没有挂着客满的宾馆酒店。很遗憾,直至东郊,我们还是未能够找到一家能让咱有效消除酒后头疼的落脚点,此时已经将近六点钟。

在实在寻找不到落脚点后,我们将汽车停泊在海边享受海风吹拂下的沙滩海景别墅后方,也就是百莱玛度假村的停车场里,在车上熬到了天亮,虽然不舒服,但是还是很有效的消除了酒精作用。

在班长家中,大人们一边语重心长的说教着酒后最好不要驾车,一边不停的给我们两个驾驶员酒杯里倒酒!不愧是前辈!小辈佩服佩服!幸好是在东郊乡下,要不然,大白天的酒后驾车,还不得胆战心惊!

直到现在,咱在卧室里,敲打着键盘 — 操,哥哥我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。

我CAO

时间过得真TM快,一转眼一年就这么的无声无息的过去了。2012年1月1日前夕,也就是2011年12月31日晚上,我竟然感冒了。真是不幸呀!2012年是我的本命年噶。一开头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,看来这年的红内裤穿定了